建筑如失去内涵

防水构造,常常被认为与立面无关(其实不然),认为可以推后设计。然而到了施工图后期,立面搞定,预算框出,立面乱化的钱从何处找回,就成了投资方关心的问题。所有表面上看得见的东西,不能降低标准,唯有防水构造可为控制总投资作出贡献降低标准,用便宜货,搞最低价中标毕竟防水构造谁也看不见。地下防水,更因其费用基数大、渗漏滞后及提前施工,等不到最后,早早地就被以各种理由取消(主体外防水)或者削弱了。这是落后农民的思维方式导致的结果:走一步,看一步;只看到秋后,最多至来年春天。但建筑是百年大计,不能如此短视。

建筑师应认识到所肩负的责任,改变现状,可以也应当有所作为。

国际上一些建筑事务所,把中国作为新建筑设计试验场。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:北京一系列有外国设计师参与、有重大影响的建筑设施,追求前所未见的形式,既浪费宝贵的建设资金,更起到很坏的导向作用:因国人素有崇洋媚外的毛病。

作为建筑设计之下游产品的防水设计,不能不受建筑设计切围着立面转的不正确设计思想的影响。

某冬季十分寒冷的山区,要新建学校-一行人马,千里迢迢跑到深圳,寻求新贾的立面形式,无异于按t恤衫的形式设计大皮袄。

1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建设工程教育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建设工程教育网所有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;已经本网授权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且必须注明“来源:建设工程教育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。

匆匆忙忙进人施工图设计之后,相当多的工程,特别是近几年的居住建筑,仍将立面的装修作为设计的重点,甚至延续到竣工。实际上,进入施工图设计阶段,犹如上了流水线,哪一道工序都不能停,每一停都要影响全线;何况此时的设计,已是一枝动、百枝摇,受影响的可能是所有专业。围绕立面的修改没完没了,令所有的设计都处于摇摆不定之中,谁还顾得上防水设计?

防水等级为、二级的地下室,取消主体外防水,在某些地区是极为普遍的。这不仅违反国家规范强制性条文的规定,也有悖于可持续发展的战略思想。其不良后果,将在l0至20年之内显现出来,对不起子孙。

入围的方案进人初步设计阶段,前述之病态,往往因赶工期、控制投资,或者继续修改立面,而得不到根本医治。这一阶段的主要工作就是补台。各专业积极补救,能补得补,不能补也得补,而且要能使审批得以通过,否则便是能力不够、水平不高。当然,一般不用担心审批通不过,只要业主喜欢,无论什么样的设计,最终总是能过关的。

参加方案评标的建筑专家,虽有工程技术知识,也有方案优劣的判别能力,但随着社会价值取向的改变,受媒体宣传的影响,考虑个人得失,常常言不由衷。近年形成的自然淘汰法则是:谁提的意见多,谁就不再被邀请;或者,第轮您不捧场,第二轮您就别来了。

工业建筑也不例外。个现代化大型厂房搞设计招标,业主对参加投标的设计单位对工艺流程的关注表示不理书、不耐烦,最终明确表示:方案的重点在于立面效果。

可以说,我们目前的防水市场,处在假冒伪劣材料和不负责任设计的两面夹攻中,困难重重。

公共建筑,不用说,方案中标与否,主要看空间造型,靠立面效果图。其他多种要素均处于从属地位,甚至结构合理性也不例外。

其实,建筑如失去内涵,仅仅以满足人们对形式的热切追求、表达象征或获取愉悦为目的,是难以创造出建筑艺术精品的。可惜,许多建筑师就是看不透这一点。

2、本网部分资料为网上搜集转载,均尽力标明作者和出处。对于本网刊载作品涉及版权等问题的,请作者与本网站联系,本网站核实确认后会尽快予以处理。

业主们争相对建筑艺术发表的个人见解,也日渐左右了建筑师们的观念。不少建筑师顺应开发商的喜好进行理论上阐述和补充,使得建筑理论变得愈来愈玄奥,也愈来愈无聊,他们所做的,归纳起来,正如国际建协第20次大会(2000年)《北京宪章》序言中所指出的,从分析形式的风格和类型,到表达复杂的形式构成,再到构筑最奢华的形式梦想,崇尚杂乱无章的非形式主义和推崇权力至上的形式主义。这些创作思想以建筑设计理论的面目出现,给在校学生、青年建筑师以及开发商很大的负面影响。以至于参加各种研讨会的人们,谁要是不理解他们这一套,谁就是没看懂皇帝的新衣,就是不懂艺术。

责任编辑:淘淘

就是这种艺术,不仅大行其道,而且已经将最简单的建筑设计原理、建筑常识。忽悠得乱了套。因此,首轮入围的方案,往往除了张漂亮脸蛋,浑身挂病:除了前面提到的形体畸形外,尚有心血管怪异(管线错乱)、心理变态暴露狂(私密性差)、神经性皮炎防水困难)等毛病,唯有脸面看上去不错。还主要是靠了浓妆。因此。中标方案不一定是优秀方案,正如歌星不一定是艺术家一样。

既然城市肯花大价钱买蛋,买巢,买落地的大鹏,穷乡僻壤整件皮t恤也就不足为怪了。

不少大型公共建筑,经短短几年的使用,已经需要进行大规模维修,其中许多是防水工程。

近年,几乎所有设计单位的办公楼,一年到头,夜夜灯火通明。设计人员放弃双休日甚至节假日,常年累月承受着高强度的工作量:加班设计、修改设计、改来改去。忙什么?忙立面,忙由于立面要求造成的各种不合理设计的调整。

中国与世界的建筑师们都处在迷惘之中。更多的建筑师已沦为建筑立面化妆师,尤其是一些为房地产商雇佣的建筑师,丧失文化自尊,放弃社会责任,甚至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帮助不法房地产商在设计文件上弄虚作假,钻法规的空子,满足房地产商唯利是图的愿望,被一些评论指为帮凶。

本网转载之作品,并不意味着认同该作品的观点或真实性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,请与著作权人联系,并自负法律责任。

建筑设计上的种种失误,虽有业主的因素,但更多的应从建筑师、工程师本身寻找原因,何况不少业主本身就是建筑师出身。建筑师不仅应当立足于不断的专业进步,而且应当注意提高自己的觉悟和修养。确定设计构思、研究设计思路、决定设计方案,甚至讨论构造问题,都要用哲学家的眼光,立足于百年的尺度,站在国家利益的立场上。否则,很容易走上重形式、轻质量的歧途。

重表面形式、轻内在质量,是建筑师人生肤浅的表现,肤浅的建筑师作浮浅的设计,浮浅的设计是阻碍除装饰技术之外、包括防水技术在内的建筑科技进步的主要原因。

过去,结构系统的安全性曾有一票否决的权威性。但近十数年来,这一权威受到形式主义的严重挑战。以抗震设计为例:在抗震烈度大于6度的地区,应作抗震设计;抗震设计重在概念及构造;而概念设计要求在方案设计阶段就控制好平面、剖面的体形及其变化;构造设计只有方案基本合理的情况下才可能实现,并真正在地震时发挥作用。然而,考虑了体形,考虑了平、剖面的合理性,就增加了约束,自然使透视效果减少了新奇性和吸引力,从而降低了中标的机会。建筑方案第一轮评标,基本上只有建筑师参加,很少邀请结构专家、消防专家、其他工程技术专家参与。因此,方案存在严重的先天不足的现象是经常存在的当然,中标方可以调整。但严重的先天不足是没法调整的。因为有的方案,其所以中标、所以有特别之点。恰恰就在于其怪异的造形。犹如畸形儿,虽奇特、少见,但绝不是健康的,治愈也很困难。